天籁佛音(下篇)‧咏唱尼姑阿尼琼英卓玛‧不传统的比丘尼

天籁佛音(下篇)‧咏唱尼姑阿尼琼英卓玛‧不传统的比丘尼她的音乐,曲调平静中透露出终极的纯净,加上独特的咏唱风格,迅速地让全世界都认识了她。她就是震撼了西方人士和佛教国家的尼泊尔歌手阿尼琼英卓玛。她的人生转折很戏剧化,如同她的音乐一样精彩。阿尼琼英卓玛(Ani Choying Drolma)出生自一个庞大的家庭,共有20个兄弟姐妹,她本身在家中排行最大。谈到自己的童年时,她感慨地说,她活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,所以童年生活过得并不愉快。“如果你在家中是一名女孩,而且是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大的,你就理所当然要做完家里所有的家务,包括煮饭、打扫和照顾弟妹。”对她来说,身为大姐要做家务和照顾弟妹,她责无旁贷,可是对于社会男女不平等的观念,她无法默默承受。“为甚幺儿子就是好的,女儿就是不好?”她曾如此自问,尤其是在她的家庭,在父母的心目中,儿子永久都比女儿好,这样的观念非常强烈。这个不愉快的经历,让那时只有13岁的琼英对于未来感到害怕。她说,身为女儿,她没有选择的余地,没有自由可言,包括自己的幸福。“父亲如奴隶般对待我,一个完全不尊重你,也不尊重你的意愿的人,让我感到害怕,因此我作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决定。”琼英的父亲脾气很暴躁,会不分青红皂白痛打她和母亲。为了摆脱束缚和挨打的日子,年仅13岁的琼英就到了附近一家藏传佛教的纳吉尼寺(Nagi Gompa)去修行,出家当了比丘尼。当时为何会有这样的决定?她说,当比丘尼是一个让自己终身不嫁的最好方法。琼英在自传《为自由而唱》(Singing for Freedom)中记录了她童年的遭遇,其中她还讲述了在目睹母亲的痛苦之后,她从很小就立下永不嫁人的决定。恩师琼英的人生,在进入纳吉尼寺后即彻底地改变了,在那里,她真正体会到童年的乐趣。“这个地方让我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小孩!”在这之前在家中,她从来没有被告知和想过自己还是一名小孩,父母也没有待她如小孩,很理所当然的需要做很多事,背负着很沉重的包袱,没有自由。纳吉尼寺对琼英来说,是一个天堂。她说,这里的环境充满着爱,她的老师和这里的人都很友善,对她很好。老师启发负能量变正能量她口中说的老师就是祖古乌金仁波切(Tulku Urgyen Rinpoche),改变了琼英一生的人。在她心目中,这位老师是完美的人,是世界上最仁慈的人。“老师的仁慈和关爱,是很自然地流露。“我是一名受伤的小孩,很容易生气,我对很多事都感到愤怒,我是在一个充满愤怒和讨厌的环境下成长的孩子。”她说,即使当时的自己还只是个小孩,但她的思维都是负面的,很生气父亲,很讨厌社会的不平等。“老师启发了我,帮助我将负面的思维转为正面。以前的我,充满负能量,愤怒和讨厌,但当我遇上他后,这些负能量渐渐变成正能量,我变得越来越开心。”说着说着,她笑了。琼英的转变,全靠这名恩师。不过,她却很谦卑地说,她并没有变得很完美,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。童年回忆这段不愉快的经历,琼英当年对父亲的愤怒已成为过去,现在的她,反倒要感谢这个男人(父亲)。因为这个经历,她对于小孩被虐打的痛楚犹如感同身受,因此她对女性、孩童和社会的事特别关注,尤其是无法忍受孩童受到暴力对待。教育对小孩来说非常重要,无论是女孩还是男孩,都应该给予平等的机会。但是,琼英说,在现代的社会里,还是有一些家庭认为教育对女孩并不重要,女孩不应该像男孩般受高深教育。这是很可悲的事。“女性要懂得自强,才能证明女性也能如男性般发挥潜能,为社会带来改变,而不是怨天尤人。”琼英也发现,不同的国家面对的孩童问题都不尽相同,贫穷的国家,孩童的问题就是缺乏教育和照顾;富有国家的孩童则缺乏父母的爱。“小孩在成长中真正需要的是父母的关爱,而不是物质上的满足。如果小孩缺乏爱,就无法有良好的成长。”专辑出专辑除了可以赚钱帮助到社会有需要的人,琼英也学会了如何用音乐战胜心中的愤怒。琼英的歌声让许多唱片公司都主动献议合作,其中曾有美国唱片製作公司为了要跟她合作,不在乎等多久。听见记者的提问,她笑说确实是有此事,但不是因为忙碌腾不出时间,而是自己懒惰。不过,之后她很认真地补上了一句:“当下或许是我不够积极!”还没遇到对的唱片公司她透露,目前有数家来自中国的唱片公司邀约合作,献议接踵而来,但是她还未答应。“可能是因为我还没遇到一家对的唱片公司,能让我毫不犹豫地说Yes。”不过,令琼英感到惊讶的是,有中国粉丝为了见她而特地飞赴尼泊尔。当她去中国时,献议要合作的中国唱片公司还告诉她说,中国人很喜欢她的音乐,让她感到高兴。“我的任务是要筹到更多的款项作推动社会工作的经费,可是我不想为了赚钱才发行专辑,我不想跟只以商业角度出发的人合作,我是希望找到可以与我有心灵沟通的人合作。”歌唱琼英希望通过唱歌,可以把欢乐带给大众,让大家很享受地听她唱歌。如今她可以从事社会工作和唱歌,都是因为老师祖古乌金仁波切的谆谆教诲,才有今天的成就。那她是如何兼顾歌手和社会工作,难道不觉得生活过于忙碌吗?她开怀大笑地说:“我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况且我没有想过区分两者,因为两者是一体的。”她说,她从事社会工作就是要帮助人,而唱歌就是其中的一部份,如果少了唱歌,就无法达到助人的目标。“歌唱对我来说是一个推动力,帮助我完成一项又一项的社会工作。”人生目标做社会工作她强调,自己的人生目标是要做社会工作,而不是唱歌,可是为了让社会工作能够取得成功,唱歌是一个引导的元素。对她来说,成为歌手全是为了社会工作。从小就热爱唱歌的琼英,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当歌手。真正发掘到琼英唱歌潜力的,是经常走访她所在的寺庙的美国吉他手史蒂夫泰伯斯(Steve Tibbetts)。是他,把琼英介绍给国际乐坛。琼英第一次面对国际观众,是在1998年前往美国巡演。自1997年与史蒂夫泰伯斯合作发了首张专辑后,琼英卓玛空灵纯净的歌声迅速疯魔了全世界。琼英说:“所有的功劳应该归功于他一人,是他,才让国际认识到我的声音。”自那以后,琼英的足迹遍布全世界。但是,她从来没有忘记自己要帮助女孩儿,特别是穷人家的女孩儿受教育的梦想。伴随着专辑销售,钱源源不断地涌了进来。2000年,琼英在加德满都附近创办了阿亚塔拉(Arya Tara School)学校,教授刚刚开始修行的比丘尼们多种课程,开始了她的社会工作。未来谈到未来的计划,琼英无需思考便对记者说,继续做更多的社会工作。她强调,社工是她的使命,无论是目前还是以后,都不会改变。排山倒海的工作量,加上最近被选为联合国儿童基金大使,她接下来的档期可说是排得满满的。虽然如此,她透露,她即将会发行一张有关儿童歌曲的专辑,专辑会收录19首歌曲,其中一半是儿童唱的,另一半则是母亲唱给孩子听的。她说,这张专辑可能会在本月发行,所有的歌曲都出自于她的创作。佛乐从小爱唱歌的琼英现在已经是发行过几张专辑,并在许多国家开过演唱会的流行偶像。琼英在咏唱藏传梵乐时,都会把尾腔拖得长长的,直到彻底消失,开创出独特的咏唱风格。有人形容她的声音是蕩涤心灵的天籁之音,有人则批评她是一名不传统的比丘尼,爱做那些比丘尼本不应当做的事。面对社会的讚许,琼英腼腆地笑着回应,至于批评,她则说:“别人喜不喜欢和我没有关係,我并不在乎,我知道我自己在做甚幺。”让佛乐变得更简单易明她说,她从佛教教导中学习到,必须根据时间、地点,和人更有技巧地做变通,前提是必须对人友善。“来到现代化的时代,样样讲求包装,我的宗旨是通过我的智慧传达佛法的讯息给大众,尤其是让年轻人明白自然的定律。”她披露,她只是把简单的旋律通过简单的语言表达出来,让听众可以明白,否则传统的佛乐会让人听了很乏味,尤其是年轻人,所以她认为进行一些修饰,可以让佛乐变得更简单和更易明白。对于被人冠上“摇滚尼姑”(Rock Star Nun)的称号,琼英笑说:“你要称我是歌唱尼姑、前卫尼姑都可以,但是我认为“咏唱尼姑”(Mantra Star Nun)比较适合我。”她强调,只要听者享受她的音乐,她并不介意别人怎样分区她是哪个类型的咏唱者。/副刊‧报道:张秀芬‧2014.06.12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