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0公里欧洲越野赛 通宵攀3000米高山

300公里欧洲越野赛  通宵攀3000米高山 300公里大上大落的山路有多长?即使完赛后也没法回想起来,只知道极目所见的高山,都有可能是参赛者要攀越的难关。(Stefano Jeantet提供)300公里欧洲越野赛  通宵攀3000米高山 其实Anthony还可以更快完成赛事,但为了有较多观众及较有气氛,所以特别在最后的检查站休息充足,留待白天才冲过终点。(受访者提供)300公里欧洲越野赛  通宵攀3000米高山 法国PTL赛事需组队参加,上年Anthony(右)便与Sara(中)、世杰(左)组成「大茶饭」参赛,期间天气突然变差,不少参赛队伍中途退赛,他们却坚持回到终点。(受访者提供)300公里欧洲越野赛  通宵攀3000米高山 300公里欧洲越野赛  通宵攀3000米高山 300公里欧洲越野赛  通宵攀3000米高山

踏入11月,是毅行者举行的月份。为了应付这100公里距离,不少参赛队伍在6月中籤后即开始训练,现正进入最后冲刺,捱通宵、操双坳(约50公里),目的无非为了能够由西贡北潭涌走到元朗大棠。要应付100公里赛事已经殊不简单,但原来山外有山,外国有不少赛事比毅行者艰辛数倍,赛事长300公里以上;不过无论有多难,就是有人爱向虎山行。到底「虐待」自己有什幺好玩?留待狂人分解。

上月中,记者参加了意大利Tor des Géants巨人之旅,这是一个欧洲知名的超级越野赛事,其名气在于赛事的距离长达340公里,总攀升幅度达30,000米,如果以香港的毅行者数据比较,TDG的距离差不多等于3.5个毅行者,总攀升幅度更达7倍有多,要在限时150小时内走毕全程,除了体能训练要充足,天气因素影响也很大。幸运地今年赛事时的天气稳定,中途只下过一两次大雨,即使通宵攀上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山,体感温度亦只跌至摄氏几度,未至于要在零下温度作赛,但就换来日间要顶住摄氏34度高温,包括记者在内,很多参赛者也经历过接近「中暑」的状态;又因为大部分参赛者的睡眠时间有限,不够精神,无论日夜,沿途也出现很多「幻觉」,例如在森林中看见酒店、有参赛者不知为何会挂在树上,记者最夸张的一次,是开始怀疑同行两天的新加坡参赛者根本从未存在……

不过,也并非每一个参赛者都会出现幻觉,例如香港的越野跑手梁景欣(Anthony),今年以123小时完成赛事,在头两天高速前进、储下充足的备用时间后,便开始轻鬆慢走,过程中不单可以每天在检查站内冲凉更衣、花时间排队轮候大会提供的按摩服务,更用了约30多小时睡觉休息,对狼狈不堪、每天也在赶关门时限的参赛者来说,简直变成了豪华团的玩法。

徒步赏风光爱大上大落

在记者心目中,会报名参加这种骇人赛事的人,排除了有自虐倾向在外,其余的参赛者心底裏应该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强、耐力超人。Anthony却不像记者那幺「肤浅」,参赛纯粹为了一个简单不过的目的,就是用双脚看多一点自然景色。「距离并不是吸引我参加越野赛事的主因,例如有些赛事分为50公里及100公里,但如果100公里组别只是在同一条路线上走两圈,那幺我一定会选择50公里,沿途的景色看一次就够了,为什幺要走那幺长的路?」所以他说即使今年参加的TDG及去年出战法国更高难度的Petite Trotte à L éon(见另文),赛事距离都达300公里以上,他却没有抱着要证明自己能人所不能的心态出赛,而是因为赛道够长,可以看到更多异地风光,「我很喜欢大上大落的高难度赛道,好像今次TDG赛事的十多个大山中,最长一次就花了约4小时才到达山顶,这种体验在香港没可能遇到」。

Anthony很少重複参加同一个外国赛事,毕竟已经徒步看过沿途景色,除非赛道有所改变,否则他会优先考虑其他赛事;而最重要是路线要够特别,例如他曾于2009年参加由RacingThePlanet(编按:四大极地超级马拉松巡迴赛主办机构)举办的Namib Race,因为这赛事不会经常在南非纳米比亚举办,沿途景色吸引,需由世界第二大峡谷的鱼河大峡谷(Fish River Canyon),走250公里至纳米比亚另一着名景点骷髅海岸(Skeleton Coast),「自己去旅行也未必会去到这些偏远地方,加上下次赛事不知要再等多少年,便与朋友一起报名参加」。不过,这赛事让Anthony尝足苦头,在七日赛事的第三天已弄伤了脚,结果只能慢慢走回终点。

印尼火山赛50公里也好玩

长有长跑,短有短玩,即使只是短途赛事,只要有靓景及好玩,亦能吸引Anthony长途跋涉到外地参赛,例如他曾参加印尼龙目岛的火山赛,「虽然只得50公里,但可以在Rinjani活火山上作赛,攀上3700多米的火山顶上再看着火山湖而下;可惜碰着天气较差,下山时只是一片迷雾,但在细碎的火山石下急降,过程也令我很享受。」

说到尾能完成300公里距离的参赛者,必定经过一番训练。原来Anthony大约20年前开始行山,起初也与普通人无异,只是为了多动动身体,以及看看香港自然景色。由于自己只懂得行大路,渐渐发现不太满足,于是就开始搜寻行山队的资讯,希望在行山前辈带路下,欣赏更多秘景。「那时互联网不像现在那幺发达,可以用电脑或手机上网搜寻行山队的资讯,而是要买报纸睇。」他说那年代有些报纸都会定期刊登香港各行山队的行程资讯,读者如果有兴趣,只要于指定时间在集合地点出现,就可以跟着行山。

「有次参加了健行之友举办的行山活动,原定路线由大埔马屎洲起步,经洞梓上黄岭。自问那时也有行山经验,但健行之友的前辈行得很快,我还未离开马屎洲已因为双脚抽筋要脱队。」Anthony说这些行山队的风格是不会等人,加上专挑隐蔽小径及中途很少休息,如果不想迷路,就要拚命跟上他们的速度。「那次我就想这个行山队为什幺这样恐怖?但相比起其他会在沿途花很多时间休息及拍照的行山队,自己又的确较喜欢这种疾走急行的行山方式,所以之后又再参加。」就这样开始了跟健行之友操山,Anthony说中途也试过因被大队抛离而要搭的士赶往下一个休息站,重新跟大队继续走余下路线,但慢慢炼成现时的速度及脚力,可以放心参加外地的越野赛。

虽然Anthony强调距离并非一切,不过问到他之后还有什幺目标,他说每年只有一个大project要完成,而在完成法国的PTL及意大利TDG两个300公里赛事后,他已瞄準了明年于英国举办的Dragon's Back Race,赛道长约315公里,沿途不设路标,参赛者要拿着地图自己搵路;翻查上年的赛事影片,赛道路况相当困难,「首天赛事的路况最难,可能第一次已无法在时限内赶到检查站」。Anthony说越野赛就有这种好玩之处,特别是长距离赛事,不确定的因素太多,如身体状态、伤患、路况、天气等,每个因素也可以左右参赛者能否完成赛事,所以每次出发前只能好好操练自己,尽量提高完赛机率,走更远的路,欣赏更美丽的自然景色。

文:周群雄编辑/陈淑安美术/谢伟豪

电邮/lifestyl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挑战高难度﹕一生必去一次赛事?装备要求﹕运动手表必须「长气」
上一篇: 下一篇: